金沙国际唯一官网-点击登录 > 艺术 > 歙县砚雕艺术家:好砚台自己会说话

原标题:歙县砚雕艺术家:好砚台自己会说话

浏览次数:197 时间:2020-01-04

藏息堂二楼展厅的一部分陈列着王耀收藏的几十方古砚,从汉代至清代,让人可以一窥砚台在形制上的发展脉络。另一部分则是王耀自己的作品,他的设计以古为 师,却不乏创新。与古为徒却不泥古,王耀说,自己是回归传统砚刻的践行者,又出于对歙石的热爱,结合古人的典籍文献与当下的发展需求,在传统造型和材质的 基础上加入了现代的语言。一方好砚,不是简单的拼接。我们要的其实不是传统的表面形式、固定章法,而是传统的精神,这种精神蕴含着一种能量,能让观者一 看到这方砚,就舒服、就喜欢,它得有这个气息。好砚自己会说话,不用你去做过多解读。

摹古出新 展原石之美

此外,王耀研究文人空间与文房器物,参与制笔、山子、纸、香薰、茶器,研究青铜纹饰、玉器等文玩杂项,他深信只有懂得古人心思、精研历代文化特征,才能走 进古人,贴近文人。要想制好一方砚,让你的砚有魅力,有发散不完的能量,首先要将充足的文化含量注入这方砚里去。只有持续精研的工匠精神与综合修为,才能为当今文人提供最好的实用器。王耀说。

自唐代起,端砚、歙砚、洮砚和澄泥砚就被称为我国的四大名砚,从实用角度看,由于端砚和歙砚的发墨效果好,所以备受书画人士和藏家青睐。但是发展至今,不 论歙砚还是端砚都面临老坑砚石开采过度的状况,端砚的老坑更是已经被禁止开采。砚石的不可再生性,无疑难以满足市场的需求。

镶嵌砚石 解原料之困

图片 1

行囊砚(鳝肚黄、罗纹石) 王耀

为了使做出的砚台实用且经久耐看,王耀深知必须先师法古人遗作,但砚是立体的、多维的,如果仅凭一张古砚的图片,就臆想着造出一方砚来,其比例、气息与神 韵表达必定不足。于是他很早便开始收藏古砚,拜访藏家,往返于各大博物馆与拍卖会。王耀回忆他刚开始收藏的时候,看到古代的东西会觉得都好,渐渐地才能比 较、分辨和取舍。他的古砚收藏由过去的量变到后来的质变,由过去单纯的买到现在有指向的藏,由完整器到有研究价值的断石残片。20年间,他虽然前 后有几万方古砚过手,但至今依然留存在身边的不过200多方,个个都是某一时代、某种审美特质下的佼佼者,堪为教材。他还将部分藏砚以及他和弟子的作品进 行整理归纳,出版了《砚藏》一书,业界将其奉为歙砚研究的经典书目。

如何解决这一难题,王耀想到镶嵌砚石的办法:如果没办法满足用一块石料做一方完整的砚台,那么,可以就地取材石料薄片,这种薄片的量还是比较大的,我们 可以用烧制的方法来塑型,再镶嵌小的砚石,这样既可以恢复汉唐的传统造型,使这种文化更立体,又能够在研磨的时候用到好的砚石。王耀表示,这种镶嵌砚石 的方式会是今后制砚的一条出路。

宋 荷茎足蝉形歙砚 王耀藏

谈到自己的藏砚心得,王耀表示,首先不要厚古薄今,也不要厚今薄古。不要见古砚就买,每个时期的砚都有好坏之分。一方好砚是可以跨越时空的。其次,藏一方 好的古砚,要充分了解这个时期的文化背景、审美特点,官砚与文人砚的发展脉络,各时代之间的关联、掌故。要把标准器和文化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,并站在可传 承与具有研究价值的角度去藏砚,入手前一定要学会与古人对话,多上手,多比较,多请教。最后一点,即从实用角度去了解什么样的砚台好用,比如要懂石,端者 水岩最佳,歙者黑龙尾最妙。发墨如油而不损毫,是好砚石共同的特征,选择时一定要用墨来试,等等。

砚台作为文房四宝之首,受到历代文人追捧。如今,砚雕艺术作为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被传承和发展,砚台的收藏与投资价值与日俱增。不光是古砚,新砚在拍场表现也颇为亮眼,砚雕艺术家王耀的歙砚作品就吸引了众多藏家青睐,在近年的拍场中屡创上百万元一方的佳绩。怀着一份探求之心,记者走进王耀位于北京通州台湖的藏息堂。

纵观王耀的作品,记者发现,比起当前制砚界日趋繁复的工艺,王耀更愿意呈现砚石原本的美,因此,他的作品没有过多的雕刻痕迹。王耀认为,自己的设计理念更 接近宋代做减法的审美特点。大家都说素工简单,好像简朴的造型就是做减法,复杂的雕琢就是在做加法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宋砚的造型是传承和吸收了青铜器、 瓷器、宋代家具在形制和实用功能上的精华,看起来简括,其实都是在体现物的意境上做加法,同时,又舍去了所有不必要的繁缛雕饰,贵在自然。只是它加的是思 想的沉淀与技术的凝练,外行人根本看不出痕迹。

王耀出生于歙砚之乡安徽歙县,自幼就在当地的砚厂中长大,徽州文化的浸染,让他很小就开始接触书画,十几岁便踏着父亲的脚印步入了制砚的行当。他曾拥有黄 山屯溪老街上的名店碎石斋,广泛收集砚石并结交砚友。几年后毅然关掉店铺,成立工作室,研习书画、探究佛学,过起了半隐居的生活。虽然不求闻达,在识 货的行家眼里,他却早已声名在外。为了更好地继承和弘扬传统的砚文化和文房文化, 2012年,经国画大师李可染之子李小可的点拨,王耀离开了生活舒适的黄山,在北京创办了藏息堂。

现代社会中,大多数年轻人的生活看似已经离一方研墨的砚台颇为遥远,王耀却不担心砚文化的接续,他相信中国人对笔墨纸砚的喜爱是深入基因和骨髓的。他在藏息堂开设的写经公开课,已经吸引很多年轻人重新迈进了书法的大门,去享受那份力发于心、游走于纸上的文化修行。

收藏好砚 忌厚古薄今

在实践中王耀做了各种尝试,比如,古代烧制的澄泥砚,从发墨角度来讲,无法与歙砚、端砚相比,王耀就用烧制的澄泥或紫砂,加上歙砚或端砚各种形状的薄片, 以原本的形制用来镶嵌,外形又加以汉唐气息陶制的设计。既满足了审美的要求,又采用了发墨效果好的砚石,二者兼而有之。

唐 牡丹歙砚 王耀藏

宋 荷茎足蝉形歙砚 王耀藏

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-点击登录发布于艺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歙县砚雕艺术家:好砚台自己会说话

关键词:

上一篇:那一年,我们是否看懂了劳森伯格

下一篇:金沙国际官网[070607] 德国钢琴巨头Schimmel钢琴重新